言覃

【RPS:Henjei/Tarik】Longing for Your Touch

cogcogmutt:


Summary:

Tarjei以为自己能忘得了那份爱,实际他不能。

文前说明:

就当是平行宇宙,最终他俩还是在一起。rps很苦,要学会自己找糖吃。祝大家看得开心。

以及特别提示:互攻情节。

有删节,完整版走评论,ao3见。






1.

Tarjei Sandvik Moe是个什么样的人?



坚定,目标明确,对于自己的未来有着极为充分的规划,对于现实也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他刚成名的时候,每上一个访谈节目,不同主持人都会问他同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没有社交账号?



“我有Facebook啊。”Moe先生握着双手搭在膝头,耸了耸肩。



“哦,我指的是那种公开的社交网络账号,像您的老搭档Henrik Holm开的ins一样,每天在上面分享一些自己的生活。”



Tarjei微笑着沉默,看上去很是礼貌得体。直到主持人意识到冷场,打着哈哈换到了下一个问题。



久而久之,业界内部也都知道了Moe先生对这个问题的回避。再怎么问都问不到什么,也就没什么人再问了。



年纪小的时候他也有ins,后来关注的人太多,各种各样的声音在评论里涌现。他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全身都在发毛,索性留个信,挂了几天就把ins注销了。世界上纷纷扰扰的东西太多,自己也容易为之影响,他不是不在意别人的评论,相反,他太在意了。



在意有人说自己吻技很烂,在意有人说自己演技尴尬,在意有人无休止地刷你个贱人,在意有人躲在背后举着手机录音,鄙夷地说,看,这就是那个基佬。



基佬不基佬倒是其次,这点他自己也从没真正搞明白,小年轻经历的感情太少,他选择跟着感觉走。条条框框限制着,他自己也很不舒服。但人,无论经验多少,还是能感受到纯粹的恨,两岁的幼童能在兄长的眼里读懂嫌弃,十几岁的少年能从喜欢的人眼里读出厌恶。那些社交网络上的恨意实在太多,就像有些所谓的粉丝们尖叫着宣泄的爱一样,没有来由。当这种东西堆积地太多,是一定会影响到自己的。



有天晚上,他们还在拍摄Skam,Tarjei累得不行,躲在摄影机后面打盹。手机的提示音突然嘟嘟嘟响起,他被弄醒了。那是来自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重复着无数条一样的内容。



“Isak就是个婊子,Tarjei Sandvik Moe快点去死。”



“Isak就是个婊子,Tarjei Sandvik Moe快点去死。”



“Isak就是个婊子,Tarjei Sandvik Moe快点去死。”



里头还夹杂着许许多多的污言秽语和生殖器官,太脏了,他都懒得去回忆。



他把号码拉黑,若无其事地起身接着拍戏。当晚,他就掰断了自己的电话卡,用fb给所有好友发去了自己的新号码,注销了自己的ins账户。



有些东西你无法控制,那就躲开,把自己该干好的事情干好就行了。当演员就去当,该唱歌就去唱,遇到无休止的恨意就踢得远远的,装作它们与自己无关。



他是个聪明人,很多事情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看透了。



但就是有那么些事,他偶尔想起来还是有点难过。



2.

Henrik Holm这个名字,在SKAM完结后相当的一段日子里,每毎想起,都令他不太安宁。



不能说Henrik人不好,相反,他可是太好了。贴心,温柔,给予他人无限的尊重。Tarjei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有点尴尬,可随着和这人的相处,他心底还是会时不时为Henrik赞叹不已。他和旁人相处的时候,无论他是第几次见你,总能像个老朋友一样寒暄。但Henrik有底线,当Tarjei在朋友的手机里看到 suck my board bitch这一行字,可没把他逗死。



可以啊你,Henrik。



他的的确确令他感到舒服,Tarjei觉得没人会不喜欢他。



包括他自己。






所以这就令人有点苦恼了,尤其是聚会上Henrik牵着他女友出现的时候。Tarjei偷偷把自己藏在屋子的书架后面,闷着头喝酒。直到醉得z被Marlon拖出来跳舞,他还不忘朝着Henrik的方向举了下酒杯。



无声地冲他说到:Good Luck!



Henrik继续展示着他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也回了他一句无声的祝你好运。



祝我好运。Tarjei对自己说。



他们是好兄弟。在准备Isak和Even这两个角色的时候,他们常常聚在一起拿着笔记本讨论,Isak这个时候该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如何体现出Even的逃避。刚开始两人都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互相指责对方角色的不是,“Even就是个想脚踏两条船的渣男,一点也不尊重Sonja和Isak的感受!”“才不是!Even和Isak确认关系之后立马就找Sonja分手,是Isak自己对母亲的逃避和否认才让脆弱的Even选择逃避!”两人越吵越凶,身体也随着激烈的辩论越凑越近,等Tarjei反应过来,Henrik那双放大的蓝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一下弹回椅子上,有点无措地低着头,声音听上去恢复了平静:“也许我们该去找找Julie,她只给了我们前几集的剧本,等故事接近尾声的时候咱们再吵也不迟。”



拍摄教堂那场戏的时候,Oslo在下雨。Tarjei心情复杂地放下剧本,暗暗感叹Even的幸运。兜兜转转那么多回,总算把最大的秘密解决了,Isak释然,Even也得到拯救。平行宇宙里发生的故事令人心疼也欣慰,Tarjei坐在长椅上看着工作人员一根一根点好蜡烛,眨眨眼睛,羡慕起自己所演绎的那个人。



Julie等来了浑身浴血的Romeo,Even也等到了气喘吁吁跑过大半个Oslo的Isak。但Tarjei不会期待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能有什么回音。放到现实,能当朋友已经很不错了。两个人的命运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是相交线,在汇集的那个点之后无非渐行渐远。他挺感激Henrik的,作为搭档,能支持着自己成就Isak这个角色,让自己能舒服地进行拍摄。他不知道从哪看到过一句话,两个人不能太熟了,太熟了就没得玩。他认为两人的缘分不能用太快,应该要像两条不远不近的平行线,自顾自地向远方延伸,偶尔侧过头打个招呼,已经满足。



他们后来也没怎么就剧中两人的感情戏份再作争执。Tarjei以前还专门拉着Henrik吐槽过Isak的胆小懦弱,因为对兄弟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而去悄悄破坏人家的关系,都跟喜欢到不得了的男生躺在一张床上了,还死鸭子嘴硬地说自己一点也不homo,把同性恋房东气得够呛。



可就当两人拍完Even抑郁期的那段戏后,Tarjei突然对Henrik说:



“我觉得Isak还是很勇敢的。”



彼时两人肩并肩地走去搭公交回家,天气很冷,Henrik的手就插在口袋里,脑袋上的毛线帽拉得严严实实。



Henrik没说话,侧过头看他,笑了笑。Tarjei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么沉默着走到城轨站。Tarjei的车先到,Henrik隔着玻璃朝Tarjei挥手道别,而他只是傻愣愣地抓着扶手,看着窗外那个渐渐放下笑容的人。



我希望我能像Isak那样勇敢。



3.

第三季拍摄的最后一天,导演示意摄影师关掉机器,人群爆发出巨大的欢呼。Tarjei和Henrik友好地交换了一个拥抱。Tarjei在拍摄间隙偷喝了一点David他们之前藏好的真啤酒,眼睛有点醉。他握紧Henrik的手,大力地摇着:“祝你好运,Henrik。”



Henrik又展露出了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对他说:“祝你好运,Tarjei。”



末了,他放开Tarjei的手,“我希望我也——”



房间的另一头再次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Carl他们开了一瓶香槟,正在鬼叫。



“希望你也?”Tarjei不解地问。



“没什么,”Henrik再次给了他一个拥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4.

勇不勇敢什么的,确实也不是重要的事情了。两条平行线友好地往远处延伸,偶尔回头打个招呼。他们肩并着肩站在无数的镁光灯前,自信地展露笑容,像所有的好兄弟那样,毫不吝啬地给予自己所能给对方的最大夸赞。



第四季,他们的相处被要求更为亲密,像什么坐在大腿上亲,或者是坐在窗台上夹着大腿亲。他俩已经是老熟人了,饰演情侣也是轻车熟路,毫不尴尬。哪怕回到现实,当Kiss Cam的镜头将他俩框在一个巨大且艳俗的红色爱心里的时候,Tarjei也不过侧过头冲着那个一脸玩味的人挑眉,下一秒,他们亲吻。



像Isak亲着他最爱的Even,像Even亲着他最珍贵的Isak,两人微张着嘴,一个人的舌头甚至舔到了另一个人的牙贝。在场的欢呼尖叫都是无关的配角,Tarjei毫无顾忌地吻着他,再一把把Henrik推开,绽放着最调皮的笑容,冲着摄影机比个Wink。



都到今天了,还怕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呢?



身旁的Henrik笑着揽住她的肩,说:“你还真敢。”



“好兄弟,有什么不敢的呢?”Tarjei同样笑着回应了他。



最后一天拍摄,Henrik再次揽着他的肩,感谢这合作了将近一年的搭档。



“你也是,和你一起演戏,我真的太舒服了,”Tarjei拍拍他的背,语气有点低落。



当Marlon站上台子准备朗读的时候,Tarjei躲在最后一排,低着头,没有配合Julie的调度去展示着欣慰的笑容。这应该是他整个演员生涯中最失职的一次。



那个瞬间,他觉得Isak Valtersen的灵魂悄悄地让位,让真正的Tarjei Sandvik Moe站出来,接受最后一次的离别。



“你哭了。”Henrik担忧地看着他。



“我就是,有点难过。”Tarjei悄悄擦去眼泪,低声回答到,“我真的很难接受,这一切,就要这么结束了。”



“我也是。”Henrik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糟糕。



“但我是真的很高兴能通过这部剧认识你的,Tarjei,你是我见过最酷的99年。”



“是吗,”Tarjei撑出一个笑容“你也很酷啊,哥们。”



“无论如何,祝你好运,Tarjei。”Henrik突然抓住他的手,第一次,不是作为Even,而是作为真正的Henrik Holm,主动地与他十指紧扣。



Tarjei没有挣脱也没有开口。远方的摄影机开着,但他也意识到,此时此刻,真正的Even和Isak已经早早私奔到马拉喀什,同样也是十指紧扣,在最明媚地阳光下散步,亲吻。



因为,他听到Henrik对他说,



“祝你好运,Tarjei。”





5.

之后好几年,他们继续当着平行线,会去对方的派对上喝酒,也会去对方的话剧演出或者拍摄探探班。外界对他俩的猜测很多,有人说他俩私底下在一起了,有人说他俩因为抢资源而反目成仇。真实情况哪有那么复杂,没在一起也没成仇人,就是普通的朋友,隔三差五联系,



Tarjei并不忌讳别人跟他提起Henrik的名字,他总是会用最诚恳的语气说,Henrik Holm是他合作过最棒的男演员之一了,跟他搭戏的日子非常精彩。



他俩后来一个结了婚,一个也有女友。彼此都见过对方的伴侣,都得体地向对方称赞过伴侣的美丽。Tarjei觉得这样平行线的相处模式也不错。



虽然偶尔想起从前的日子还是会很难过,但都只是从前了,不是吗?









6.

但有些缘分啊,你以为你能摆脱,其实还真摆脱不了。



Tarjei最近和女友分手了,原因是聚少离多。他天天满世界飞拍戏,女友的本职工作在挪威,联系越来越少,感情淡了,也就没有在一起的必要。



他主动收拾了东西从两人的合租公寓里搬出来,站在客厅的前女友对站在玄关的他说,:“很高兴遇见你,但我们,可能还是真的不合适。”



“我也挺高兴的能遇见你,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坏。”



“也不算太好,是吗?”素颜的女人笑着说,“无论如何,祝你好运,Tarjei。”



祝你好运,Tarjei。



他脑海里久远的回忆被这句话敲下一块砖,当年那个人在分别的时候,也这么说过。虽然就目前看来,他的运气可能还是有点背。



Tarjei把最后一个箱子搬上后车厢的时候,身旁经过了一群吵吵闹闹的年轻人。其中一个男孩子夹着一块滑板,还有一个穿牛仔衣的男生正亲密地揽住身旁穿着红色外套的男孩,笑得开怀。他们俩的头发都是金色,在奥斯陆的大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那个名叫Henrik Holm的家伙又再一次窜入了他的脑海。他还记得那是在第四季的第一场剧本研读会,Julie把第一次拍摄的剧情简单交代之后,Henrik凑在他耳边,悄悄说了这句话。



Isak和Even从彼此租住的公寓搬去了共同的家,从此一起上下学,一起做饭,一起躺在床上睡觉,一起过上了偶尔惆怅但总是幸福的疯狂生活。



Tarjei也凑到Henrik的耳朵边说到:“我挺羡慕他们的。”



我挺羡慕他们的。Tarjei坐上驾驶座,不知道自己究竟羡慕的是哪两个人。



他不急着把东西搬回妈妈家,决定开着车去城郊里散散心。那有一片很大的树林,很多徒步旅行者都爱往那去,林子里的空气也是真的好。眼下正是夏天,树木都蓊蓊郁郁的,风吹过,粼粼的叶子打着绿色的浪,Tarjei看着也舒心。



对于分手这件事,他真没多郁闷。本就是逐渐淡化的感情让他和女友分开,要说有多遗憾后悔,那真没有。Tarjei知道情深不寿,他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知道了。因此他总是不让自己在一段关系里投入过深,毕竟早年因为那一场看不到结局的暗恋而吃了太多苦头。他的确怕再次受伤,于是宁愿慢慢和对方磨,磨到剩余的感情让对方再也受不了,遂和平分手。



他只是忽然想起过去的日子,明明已经很久了,但也让他心闷。他从没和人谈起过这场单相思,他觉得有够傻的。但外界谣言最凶的时候,Tarjei甚至还主动拿这个同Henrik开玩笑,“你觉得,要是我俩真的在一起了,那些媒体该是什么反应?”



Henrik牵着女伴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说:“可能会突然沉默,然后开始齐刷刷地发同一个标题,大肆宣传我俩终于在一起了。”



说罢,一桌四个人,Tarjei和Henrik,以及他们各自的女伴一同大笑起来。他们都知道这是玩笑话,但谁又知道谁把这当真。



他不郁闷,那他为什么要突然开着车跑上一个多小时到森林去散心?你问他,他问谁呀。



在加油站的时候,Tarjei翻了翻车前的储物柜,突然看到了一个用淡绿色的纸包装起来的小盒子。他想起来,这是昨天在机场遇到的一个粉丝送的礼物。那个姑娘看上去才二十出头,满脸通红地把礼物塞到他手里,嘟囔了一声希望你喜欢,就跑了,甚至连合影都没要求。Tarjei当时急着回公寓,随手就把这个盒子塞到储物柜里。



他现在也闲着没事,也不急着给车加油。SKAM结束十多年了,送礼物的粉丝也基本绝迹,他还挺好奇这是啥的。



他慢条斯理地拆开包装,里面装着一个可以黏在车头的娃娃。娃娃的脖子是一根弹簧,用手轻轻拨一拨,头就晃来晃去的。Tarjei觉得这个娃娃眼熟,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才发现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



迷你版的Isak Valtersen晃着脑袋,圆圆的豆豆眼看着他。娃娃的做工还很精细,头顶是反戴着的灰色鸭舌帽,穿着蓝色的阿迪达斯外套和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灰绿色的帆布鞋。他不由得想起曾经吃到过的最难吃的烤面包片,他所饰演的男孩皱着眉头对坐在一旁的暗恋对象说,这简直难吃极了。



这简直难吃极了,应该加一点儿小豆蔻啊。



Tarjei发现他哭了,汹涌的回忆向他冲撞而来,把他击翻在现实里。还好,只是一些眼泪,他快速地用袖子揩干,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人能看见。



他决定现在就把这个娃娃粘在车头。



他扭动钥匙,把车开出加油站。白色的SUV穿梭在弯弯曲曲的公路,两旁都是茂密的树林,他莫名地想起一个人。



他止不住地想,这么多年压抑的感情回涌。这时候他才明白,他并不是薄情,而是第一份感情用的太深,能余出去的,也不多了。



他一路向前,没有目的地,把车子四周和头顶的窗都打开,他大吼,可到嘴边的都只是最简单的音节。那个最熟悉最难忘的名字在心底里拼了命地喧嚣,他这才明白,他是有多想他。









7.

Tarjei觉得自己的想念是不是真的太强烈了,强烈到脑海里的那个人居然就具像化到背着巨大的背包坐在路边的栏杆上,耷拉着两条细长的腿,看上去十分颓废



“Henrik?”



那个满脸胡渣的高个子男人蹭地一下站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从白色SUV里钻出的Tarjei。Henrik把包卸在地上,大步大步地朝他走来。



“Tarjei”男人不由分说地把他抱进怀里,一如从前。



“Henrik”被抱在怀里的人一时语塞,颤抖着,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们起码有三年没见了,这当中Tarjei也就边边角角地听到过一点点关于Henrik的消息,新电影啊,家庭不和啊,都是一些工作和八卦小道。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样,Tarjei不敢主动联系他,也不敢去打探他的情况。



这时,Henrik突然开口,



“我和我太太,昨天离婚了。”



“这么巧啊,我也是,刚从前女友家搬出来。”



Henrik也没把这个拥抱放开,他继续把嘴巴凑在Tarjei的耳朵边,像他们最后一天拍摄那样,轻轻地说:“我有点不舒服,出来散散心。刚刚就坐在路边,想着,想着你。”



“我也是,刚刚开着车,想着你。”Tarjei把他抱得更紧。这场对话单拿出来还挺无厘头的,但也很奇妙,两个认识了十多年的人,就站在森林公路的中央,互相倾诉着压抑了很久很久的感情。Tarjei这才明白当年Henrik在圣诞派对上的欲言又止,一个甜蜜又苦涩的事实在他脑海里嘭地炸开一朵花。



“我们,这次也得有三年没见了吧。”Henrik把头埋入他的肩膀



“是啊,三年没见,你走路怎么还是老这样啊?”Tarjei笑着笑着,又哭了。



原来他们并不是远远的平行线,他们的轨迹居然戏剧性地错过这么久。



这该死的爱情。




成为一个人人追棒的精分“微表情分析专家”需要几步

此生悠然:

所有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根本没看过skam的人闹不愉快呢。
静下心来啊各位😚


今天我们都是大神呢:



最近圈中的几位写手太太画手太太又是退圈又是道歉又是扒皮闹的沸沸扬扬,结果事件的中心人物“国际心理学大赛获奖者 ▪北师大心理学研究生导师 ▪微表情分析大师 ▪宛宛”却从来没有露面,没有解释,就这样还能引的一些头脑发热的人为维护“宛宛”的名声不顾一切的骂人。同时享受挑拨,享受受人追棒的感觉而精分出这个分析专家的“体育课”更是厚颜无耻不知悔改


 


事件经过


 


众所周知,每个RPS圈都会经历三个让人疯狂的事件“星盘分析”“微表情分析”“塔罗占卜”,这些人会利用自己的专业身份迎合众人RPS的私欲会曲解甚至疯魔的解释所有RPS两人的行为。不幸的是Tarjei和Henrik这两人也没能逃脱,甚至上演了极为可笑的精分事件。


 


五月底Tarjei和Henrik因为颁奖礼的舌吻再次把Henjei的RPS推向了一个高峰,各路妖魔鬼怪也出来大显身手。夜总会很嗨建立了henjei的QQ群,到处在lofer上面给人发私信打广告,然后很多人怀着对henjei的美好心情加了群。


 


群里的ID为体育课的大二小姑娘在某次聊天的时候提起自己有一位从小长大的好姐姐北师大研究生导师的心理学家“宛宛”从来没有看过skam可以给大家分析henjei的各种微表情。分析的字数长达七八万字,群内的人纷纷表示太敬业了,太辛苦了,太准确了。




我发以来的截图仅为千分之一,Henjei两人几乎动一下眼睛她能写出八千字,宛宛的分析不会出现他是渣男,他是情圣之类,但是全篇都会用引导的词汇,指出轰要小心被绿了,女朋友跟自己的好哥们搞到一起了,他可能是个弯的,塔塔是处男,他很敏感,一路人合照就能推测出他被年长的学姐伤害过。同时乱用甚至自编各种心理名词如比“ADO效应”“感知等级”


 


为了让群内的小伙伴们更加相信自己这位“微表情大师”开始在到处乱开天眼的算命了,先是体育课在群里套取大家的照片,然后精分的“宛宛”出来说我从来没有看过你们的照片,但是因为你的一句话她就能分析你的长相家住什么地方比如




此后很长时间体育课利用信息不对等,先是在群里套取所有人的信息,然后由精分出的另一个角色“宛宛”出场分析群里众人的感情,长相,而没有爆光的她都讲不出来。同时开始对每一次henjei的照片分析并且指手划脚。到这一步已经有很多人看不下去,想要理论并且提出自己的质疑,没有任何语言攻击。鹿吱吱的质疑引起了群里的大部分人的不适而退群(她也写了这些经过)


体育课在这两个月期间因为“宛宛”的身份得到大家的的拥护同时与salt.珂基尔也成为了好朋友,同时利用她们的同情心玩消失,理由是鹿吱吱的质疑让她很不舒服很委屈,让她的宛宛好姐姐也很委屈。但是消失事件却是自己一手策划,让自己的一个人格去找别一个人格。



两个月后出现了鹿吱吱要去参加evak的线下活动,被salt和珂基尔所不耻出现退圈事件




鹿吱吱属于再三忍让,被人辱骂甚至挂了名字被人私信打扰问她是不是逼太太们退圈。于是发表了整个事件的过程,并且质疑了宛宛的真实性,之后的几天群内小伙伴先是被继续煽动在评论区继续指责鹿吱吱说她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博存在感(明明对方辱骂在先却选性无视)为何你不为之前的言论道歉(因为她还有智商啊)同时珂基尔和salt也发现了事件不对劲,可能根本没有宛宛这个人开始道歉,反省。事件此时暂告一个段落




精分的“宛宛”


先给大家说一下“宛宛”的人设,她比体育课年长几岁,是体育课从小到大的邻居如亲姐姐般的存在,她的父母都是北大心理系的博导,同时她自己是从北大本科毕业考到北师大心理研究生并且还在带研究生,六月份的时候在香港参加国际心理学比赛并在港大教授们进行交流,同时还在为去哈佛还是上斯坦福发愁




其实稍微去查证一下就会知道一些常识性的错误,心理学从来没有过什么国际大赛,以为这是辩论赛或者体育比赛吗?!同时找到了北大心理系在读的同学查问北大心理系从来都没有夫妻都是博导或者教授的,更别提这位宛宛。同时也可笑的指出各种名词漏洞。


可能宛宛了为显示自己在群内大家心中的份量和诚意爆出来了自己参加心理学大赛的照片








可以我们经过百度识图得到的资料却是这个样子的







同样自己的私下照片也是在百度找到了




一个北师大的研究生号称自己平时很严肃从来不玩什么网络软件结果生活照片用的贴吧的。更加从国际心理学大赛变成盗取网络上的新闻重大法学院的比赛的照片。用这种低级的谎言来营造高上大的形象。在群内爆光之后,群内的一些打脸人觉得自己面子过不去自私的还是为自己的行为狡辩,不道歉,不悔改。同样事件败露之后我们的精分人体育课有一段厚颜无耻到令人发指的洗白





她口中的好姐姐,好朋友,甚至自己不段吹虚的人设现在成了我都是听别人说的,我其实也不清楚,我亲眼看见她看心理方面的书的。哦。那我看了一本航天相关的书,你是为是以为我会造火箭上天啊。全篇没有悔改的意思,还在不停的为自己无耻行为辩解


同样群内也出现了各种抱团,我虽然被打脸但是我也会为了之前嘲讽别人的行为道歉,甚至觉得自己以前是在帮自己的朋友没有任何错。而体育课做出这种事情可能仅仅是因为她可能是个孤独的孩子(孤独很冤枉)




希望大家在以后在粉CP和喜欢的RPS的时候不要因为那些高上大的头衔就轻易的被欺骗了,没有自己的判断力。同时为了听信那些如传销一般“好听”的话就觉得自己找到了安慰找到自己想要了解的真相。对于质疑的人发起攻击甚至辱骂,明明知道是假的给不少人带了严重的伤害,比如鹿吱吱,甚至一样受到伤害的salt和珂基尔都一样。还是选择自我麻痹,觉得我自己没有错



同样,所有的扒皮除去了宛宛的头像,身份,假照片没有打码外。所有的人的隐私我都打码也是恳请大家不要去扒皮的精分者体育课的任何隐私,不然又会是一起她们口中所谓的网络爆力。




王西瓜的瓜:

哎呦哎呦我!

XMMSCS:

这个实在是太温馨太美好了❤️
God Morgen, bby!😚😚😚
今早吃什么呀?
炒鸡蛋~配上一大勺酸奶油的炒鸡蛋❤️

cr evak_nonstop